我这个不省心的调皮儿子呀,又受伤了。 晚上在床上跳,跳很高,脚缩起来,结果从床头翻到后面去了,头着地,可能卡到一颗螺丝,抱起来的时候流了一脸的血。 我和爸爸还算冷静,赶紧拿了棉柔巾按住止了血,然后爸爸马上送去医院,缝了几针。 打破伤风,等皮试,搞到十一点才回来。 回来还是调皮,弟弟看到哥哥包着头,问,哥哥,发烧啊?哥哥说,不是啊,哥哥只是受伤了。 只是受伤,好云淡风轻的回答。 儿子啊,让妈妈省点心,不要再调皮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