做好女人不易、做好老婆不易、做好妈妈更不易。当妈前,X宝的信誉只有几个红心,当妈后,直接来两个金钻!有人说当妈前生活里都是诗和远方,当妈后就只有娃和厨房。还有宝妈给生娃后的日子写了一首后现代的诗:
少壮不努力,长大带孩子;
春眠不觉晓,醒来带孩子;
举头望明月,低头带孩子;
商女不知亡国恨,一天到晚带孩子;
日日思君不见君,还得埋头带孩子;
亲朋好友如相问,就说我在带孩子;
待到山花烂漫时,我在丛中带孩子;
问君能有几多愁,恰似一天到晚没完没了带孩子;

有了孩子确实给我们生活带来了许多的变化,就好比如我自己在当妈前,也在职场叱咤风云挥洒汗水,而当妈后,我选择脱下制服,洗手做羹汤。母乳是小宝宝最天然最安全的口粮,而在这个牛奶林立的社会,坚持纯母乳喂养有时候却变成了会让妈妈们感到孤独的一项任务,甚至会有身体和精神上的双重挫折。

单就母乳喂养这么一件自然的事,还没开始就已经有不少怀疑的声音在我的耳边萦绕。在怀孕前,我是个穿A罩杯胸衣都显得略大的飞机场,尽管已经有不少研究表明母乳的多少跟胸部的大小没有直接关系,而是跟乳腺的数量、发育程度和宝宝的吮吸有关系。但是在某些人眼中,飞机场=产后没奶。所以这些人都爱摆着“过来人”的高姿态对孕期的我嗤之以鼻“算了吧,我看你还是提早选个好奶粉,你胸这么平,生完怎么可能会有奶”。这种话听一遍,当耳边风;听两遍,适当反驳;听了第三遍,就会心烦并且开始质疑自己“难道我以后真的没奶吗?”。好在我坚持纯母乳喂养的心异常坚定,在短暂的质疑自己之后,我开始为日后的纯母乳之路完善自身条件。从怀孕开始我就每天坚持疏通乳腺的工作,现在想来妙妙有奶吃应该还是有些功劳。

但是母乳喂养也并不是一帆风顺的,我因为是第一胎,面临了多次涨奶发烧乳头皲裂的情况,在我慌张得无所适从时,妈妈和婆婆统一口径“继续喂,吃着吃着就好了”,为了闺女长高高,我喂。于是乳头皲裂的情况进一步恶化,闺女吃得满嘴血,而我痛得呲牙咧嘴。隔壁病床一个同样乳头皲裂的妈妈已经举白旗投降,给孩子添了牛奶。但是孩子还这么小,我的全母乳之路还很长,以后还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困难,我怎么能现在就被打倒。所以在即使两边乳头都破得不能看,连稍微碰到衣服都能让我生疼的情况下,我依旧选择用吸奶器吸出来给宝宝吃,每次吸完用奶水涂一点在乳头保护一下,果真三四天后痂掉了就能够亲喂了,而且直到现在也没有再皲裂过。

喂养姿势的重要性,我常常好了伤疤忘了疼,在妙妙一个多月以后乳房出现了非正常的疼痛状况,喂完奶后从乳房内部出现针扎般刺痛,每次持续3个小时以上。冷敷,热敷,按摩,亲喂,敷贴都不管用,很绝望,一度想放弃母乳喂养。网上有类似经历的妈妈们形容它比生产还痛,我赞同。我常常在大半夜痛到捂着胸捂着嘴哭出来,我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痛、痛多久、痛到多剧烈。人的身体一旦疼痛,会烦躁并迁怒于家人,那段时间家里人我对家里人的态度并不好。这种疼痛最折磨的还是人内心的意志,它让我觉得很孤单,是自己一个人在战斗,仿佛是一个恶魔在我耳边得意的宣布“放弃吧,母乳喂养你不行的”。

最终在换了第三个医生后告诉我,我是因为喂养姿势不当产生了乳头小白点,把乳腺堵住了,解决方法是要把小白点戳破。回到家后我躲进洗手间拿着针忍痛将小白点戳破,伴随着乳汁的流出疼痛状况开始慢慢消减,我才终于又可以自由自在的哺乳了。

最近经常看到飞鹤新鲜育儿观的相关育儿理念,这也是我今天以我的故事想要像大多数妈妈传达的:相信自己的初衷,育儿不仅是”育“,还得”养“,有时候摇摆我们的不是他人的冷嘲热讽,而是自己不坚定的内心,诸如母乳喂养一样,遇到困难如果别人再一教唆就会退缩,虽然母乳喂养有时候让我们感到孤独,但是请相信自己的选择就算对的,为了孩子,坚持下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