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

来小时光,聊聊情感故事育儿趣事

123456789下一页末页共86页 直接到

老公把小三带回了家

经历三年的艰辛求子之路,我终于如愿怀上孩子,在婆婆的‘精心照顾’下,我四个月的孩子无故流产,当我还在伤心难过时,我的婆婆和老公,却在医院陪另一个大腹便便的女人产检。 我才知道我腹中的孩子,正是那个慈眉善目,我发誓要当亲妈善待的婆婆精心布局流掉的,而看似爱我宠我的老公却背着我让另一个女人给他生孩子。 我的完美老公出轨了,更加把我当傻子一样的让‘小三’以表妹的身份登堂入室。 我决定不再当他们眼中的贤妻,为了替孩子报仇,我开始不择手择的反击,让他们受到应有的惩罚。 。。。。。。。

|


外面下着雨,天色阴沉沉的,就像我的心情一样,伤心,难过,躺在床上,我的眼泪又一次忍不住的往下流。
结婚三年,我每一天都在期盼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,医生说我先天性宫寒,怀孕的机率比正常的人要难得多,这三年来,我不断的调养,四处求医,喝中药喝得身体都冒着一股讨厌的中药味。
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,我如愿怀上孩子,当上了妈妈
可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,我那么的小心翼翼保胎,就差一天二十四小时躺在床上不运动了,为了保胎,一直呆在农村的婆婆也来了,每天小心翼翼的照顾我,给我做各种营养的食物。可是孩子在我肚子里呆了四个月,还是弃我而去。抚摸着我平坦的小腹,我心如刀绞。
老天爷,既然你给我一个孩子,为什么还要残忍的夺走他?你这不是在拿刀一点点捅我的心吗?
咚咚咚……几声急促的敲门声响起。
我心里暗想难道是婆婆和老公李言回来了?他们不是说为了我去寺庙祈福吗?怎么现在就回来了?难道是下雨了又回来了
我没有多想,从床上坐起来,因为昨天刚刚流产,我的身体很虚弱,坐起来的时候头晕,天昏地转,差点摔到地上。
我一边开门一边说:“妈,老公,你们怎么……”当看到站在门口的人时,我后面的话硬生生的咽了下去,“溪,你没有上班啊?”
溪从我身边挤进房间,动作利索的换了拖鞋,扶着我走到客厅沙发上坐下。
“你婆婆和李言怎么不在家?你昨天刚刚流产,身体还很虚弱,他们也不照顾你?”溪有些生气的看着我问。
我努力对她挤出一抹微笑,“我婆婆和他去寺庙为我祈福去了。”在难过之余,我又有一些庆幸,有一个那么宠爱我的老公和视我如女儿的婆婆,在我的孩子流掉后,他们没有说一句难听的话给我,也没有甩一个脸色给我看,一直不停的安慰我,比以前更加关心我,听说寺庙的第一柱香很灵验,就一大早四点钟起床去给我祈福。
虽然我并不相信什么神佛之说,但看到他们的举动,我还是非常感动和感
“你确定他们真的是去寺庙祈福去了?”溪,一脸严肃的望着我。
我心跳有些加速,有一种不祥的感觉跳出来,但还是强装微笑道:“你今天是怎么了?怎么看起来怪怪的?我和你十年的交情了,还会和你说假话不成?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对我说?”
“阿静,你也知道我有咽炎这个毛病,尤其是一到下雨天就特别严重,今天早上我的嗓子难受,家里又没有了药,所以就提早到医院药房买药,结果你猜我看到了什么?当时下着雨,我怕自己看得不清楚,就拍下照片,你看一下,是不是我看错了?”溪说着将手机递到我面前
照片的距离很远,三个人打着两把雨伞,一个女人挺着一个大肚子,看起来至少有六个月,而旁边那两个人,化成灰我也能认出来。
那是我的李言和我的婆婆,婆婆身上穿的衣服还是我亲自给她买的。
如果不是那身衣服,画面这么远,我或许还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所看到的一切。
婆婆一脸笑容的挽着大肚子女人的胳膊,而我的老公则温柔的搂着大肚子女人的腰,三个人脸上都带着幸福的笑容,俨然一副婆媳和睦,夫妻情深的美好景象。
看到照片上的一幕,我的大脑一片空白,不敢相信自己眼睛所看到的一切,我使劲用力的又揉了揉我的眼睛,我没有眼花,溪也没有眼花,那个说是去寺庙给我祈福的婆婆和老公,却是陪着另一个大肚子女人去产检,而且还那么亲密,说他们之间没有一点关系,打死我也不相信。
可是我还是不相信我的老公会背叛我,他有什么理由背叛我?
这些年来,我处处顺着他,体贴他,关心他,对他父母也尽到媳妇应尽的义务,每个月给他们寄两千生活费,每个月买两次衣服,一年接他们来小住三五次,我对他那么好,他为什么要背叛我
我第一反应就是拿起手机给李言,打电话质问他,手机刚拿起来,就被溪抢过去。
我一脸愤怒的吼,“我要给他打电话,我要问他为什么?他为什么要背叛我?”
溪一脸担忧的道:“我就知道你看了照片会是这反应,你先冷静下来,现在情况还不了解,我们也没有证据,你这样打电话给他,他绝对不会承认的。”
第一眼看到照片我就失去了理智,溪的话我根本就听不进去,一心只想着打电话给李言问他为什么。
溪,你把手机给我,我要给那个浑蛋打电话。我生气的吼。
溪比我高,力气比刚刚流产的我大很多,她一下子握住我的双手,一脸严肃的道:“阿静,你不觉得你这个孩子没得太蹊跷了吗?前三个月,你一直在你娘家保胎,后来你婆婆非要过来侍候你,这才来了一个月,你的孩子就流产,你真的觉得是意外吗?
我一下子愣在那里,结结巴巴的说:“你是说我的孩子可能是……”后面的话我不敢再说下去,我不相信对我像亲女儿一样的婆婆会害我,再说我怀的那可是她的孙子或孙女啊
“如果是以前,我绝对不会怀疑你婆婆,毕竟你怀这个孩子是那么的不容易,几乎天天卧床保胎,可是今天看到那个大肚子女人,我就很难不怀疑,毕竟你连最危险的前三个月都平安度过了,按理说三个月后已经是稳定期,胎儿发育检查也正常,就这样突然意外流产,真的很蹊跷。”溪分析道
是啊,最危险,最难熬的三个月都度过了,孩子四个月却意外流产了,如果不是有人动了手脚,我又怎么可能会毫无前兆的就流产了呢?
可是我还是不相信待我如亲生女儿的婆婆会对我下此毒手,我还是相信我的婆婆是善良的,为她辩解道:“不会的,我婆婆绝对不会害我的,我怀的可是他们家的孩子,她怎么可能会害我?”
我知道让你一下子接受这个消息,你肯定接受不了,但我也是为你好,别被他们骗到最后什么都没有还为他们数钱,十年的姐妹情,我不想看到你受伤害,不管你有多爱李言,今天他们母子陪这个大肚子女人去产检是事实,你一定要想办法揭穿他们的伪面目。”溪厉声道
我痛苦的摇摇头,“我不知道,他们对我那么好,我根本就找不到他们害我的地方,尤其是婆婆,她每天换着花样给我做吃的,一个礼拜都不带重复,我真的没有感觉到她要害我肚子里的孩子。”
“吃的,对,一定是吃的!”溪突然一拍桌子,一脸坚定的说:“他们表现的对你那么好,让你觉得他们很爱你,不会伤害你,那一定是从饭食里面动了手脚,你告诉我最近这一个月你都吃了些什么?”
我努力回想自从婆婆来后我所吃的东西,有一些是我连见都没见过的,更别说叫什么名字了
“我记得我吃过薏米木瓜粥,我婆婆说木瓜有丰胸的效果,让我多吃点。
“怎么了?”我说着也看向电脑,当看到屏幕上的孕妇禁忌食物里有我所说的那些食物时,我的一颗心仿佛被人无情的用刀狠狠的捅。
待我如亲生女儿一般的婆婆,果然是害死我腹中孩子的凶手,木瓜,薏米都是导致流产的食物,粗心大意的我竟然不知道。
一想到我那好不容易才求来的孩子因为我的疏忽大意而没有,我的眼泪就像断线的珠子一样滚落下来,心疼的绞在一起。孩子,对不起,都是妈妈没用,妈妈没有保护好你。
溪看到我痛苦难过的样子,脸上也是心疼之色,“阿静,现在不是伤心难过的时候,现在最重要的是如何找到你婆婆害你的证据,还有你婆婆害你流产这件事情李言是不是也知情,如果他是知道的,那么他这个人也没有值得你留恋的地方,还是早点离开这个贱男的好。”
就在这时,我听到房间门有钥匙开动的声音,我扑进溪的怀里大声的哭了起来。
“阿静,你怎么了?怎么哭得这么伤心?”婆婆一脸担忧的走到我面前,心疼的问。
“老婆,我知道孩子没了,你很伤心很难过,我和你一样,也很伤心,也很心疼,可是你这样哭,我更心疼,你才刚刚流产没多久,老是这样掉眼泪,以后眼睛会不好的。”李言一脸温柔心疼的对我说。
看着眼前这两个演戏逼真到位的人,我只觉得心痛如针扎,这两个我视为至亲至爱的人,联合起来杀死我的孩子,让我失去做母亲的权利,他们却喜气洋洋的陪另一个女人去产检,准备喜迎新生命的到来。
我不会让你们得逞的。
我一定要为我死去的孩子报仇。我顺势扑进李言的怀里,声音哽咽的道:“老公,医生说我以后怀孕的机率只有百分之十的希望,我的体质这么差,以后可能很难给你生一个孩子,为了不拖累你,我,我,我看我们还是离婚吧!”
李言一脸生气的将我从怀里拉出来,气呼呼的道:“傻丫头,你说什么胡话呢?我怎么可能和你离婚?你是我这一辈子最爱的人,不管你能不能给我生孩子,我都不会和你离婚,哪怕这辈子我没有一儿半女,我也绝不会和你离婚。”
我一脸伤心的看着婆婆,声音艰难的开口道:“妈,你帮我劝劝李言吧,我真的不想拖累你们。”
阿静,以后这样的胡话可不许再说第二遍了,别说李言不同意,就是同意,我也不同意,妈心里只有一个最佳儿媳妇,那就是你,没有人比你更有资格当我儿媳妇,我虽然是农村老太太,但我却并不落后,现在这个社会就算没有孩子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,再说不是还有百分之二十的希望吗?你现在还年轻,以后还可以再要孩子,可不许再说这么伤妈心的话了。”婆婆一脸心疼的道。
看着他们两个一唱一合演技精湛的模样,我终于相信婆婆害死我肚子里孩子的事情,我的丈夫是知道的。
他们之所以没有把我扫地出门,大概是因为我还有利用价值,(李言是通过我爸爸的关系进的财政所,我们住的房子是我父母买的。)
我倒要看看,他们还在从我身上夺走什么?
妈,你们不是说去寺庙给我祈福吗?快把福袋给我,我以后要天天挂在脖子上,只要我一心向佛,我相信佛主一定会再赐给我一个孩子的。”我假装一脸期待的望着婆婆和李言。
婆婆眼里闪过一抹闪躲之色,一脸遗憾的道:“这不是下大雨了吗?又打雷又闪电的,我怕上山出事,走到一半就让子俊开车回来了,等哪天天气好了,妈再去给你求祈福,一定给咱家求来一个大胖小子。”
阿姨,你对阿静可真是比亲生女儿还好,看得我都羡慕了,阿静有你这个婆婆,那可真是上辈子修来的‘福气。’
溪最后两个字是硬生生挤出来的,我知道她这是在心疼我,想挑婆婆的刺,但现在我还不想和他们撕破脸。
溪,你快回去 上班吧,我没事的,我也不会做傻事,我会好好照顾我自己的,你不用担心。
溪走后,我借口身体不舒服便回了房间,李言说要进来陪我,我现在是一点也不想再看他那张虚伪的脸,刚好婆婆说要准备午饭,我便让他留下来帮婆婆做饭,自己回了房间。
一关上房门,我的身体止不住的颤抖,我多么想大声质问他们为什么,为什么要杀死我的孩子,为什么要这样狠心的对我,这么多年,我一直在扮演着好妻子,好媳妇的形象,对他们没有说过一个‘不’字,他们明知道我心心念念的就是想要一个孩子,孩子就是我的心头肉,可是他们却硬生生的在我心头肉上捅刀。
既然你们不顾情份的在我心上捅刀,我也绝不会让你们好过,为了笑着看你们为今天所做的一切付出惨痛的代价,我一定会拼命拼命控制住自己想要砍死你们的冲动。。。。。。

|


迷迷糊糊之中,阿静感觉到有人在耳边吹着热气,立刻惊醒过来,一个巴掌本能的挥了过去。
阿静,你疯了是不是?李言捂着脸,目光有些狰狞的瞪着她。
阿静连忙假装心疼的上前去拿李言的手,看到他白皙的脸上几道红红的手指印,心里的恨意又一次涌上心头,TMD我恨不得扇死你!脸上却假装一脸内疚的道:“老公,对不起,我刚才梦到有个黑衣人要杀我的孩子,我拼命的跑,拼命的跑,那个坏人从后面拉住我的胳膊,我本能的用另一只手打了那个黑衣人,没想到却打到你脸上,对不起,你一定很疼吧,你打我,都是我不好。”说着拿起李言的手往自己脸上打。
李言用力的抽回手,脸上的狰狞之色不在,柔声道:“傻丫头,又做恶梦了,我们的孩子已经没有了,你要接受这个现实,看到你这样,我真的好心疼,你快点好起来吧,我想看到那个开朗活泼的你。。。。。。走吃饭去。
走到饭桌前,婆婆看到李言脸上的红印,一脸紧张的问:“你的脸咋了?”
我连忙解释道:妈,是我不好,刚才做恶梦,梦到坏人要害我的孩子,李言被我不小心打了一巴掌。
我看到婆婆眼中一闪而过的恨意,转瞬间,一脸慈祥的道:“这几天你总是做恶梦,妈看着都心疼,今天中午你可要多吃点饭,只有身体好了,抵抗力强了,恶梦才会远离你。
看着桌子上一桌子的鸡鸭鱼肉和盘炒焦了的小青菜,心里冷到脚底,每一道菜里面都放了红红的辣椒,我根本就无从下筷。这才流产第二天,他们就给我整一桌子放了辣椒的鸡鸭鱼肉,若是以前的我一定会吃的欢快,现在我唯一想做的就是砍死他们。。。。。
明面上想害你,却又让你找不到一丝反驳的理由。
阿静,你快吃啊,怎么不吃?是不是嫌菜不好吃?这些鸡可都是正宗的土鸡,妈专门到农村去买的,对你身体恢复很好的。”婆婆一脸殷勤的道。
我心里冷笑,鸡鸭的营养是在汤里,你是红烧又放了这么多辣椒生姜,摆明了是不想让我吃,那我就顺了你的意。
“妈,我一点胃口也没有,不想吃肉,我吃这盘青菜就可以了。”
“你们现在的年轻人就是娇贵,这要是放在我们那个年代,哪里会像现在这样享福,今天生完孩子,明天就要下床干活。”婆婆一脸感叹的说。
“妈,现在都是什么年代了,你还和你们的老时代比,不说现在的城里姑娘娇贵,农村不是也一样吗?我二姨的女儿凤儿不是说要到杭州来生孩子吗?说什么杭州的医疗条件好,非要过来,表妹夫要工作没有人陪她也要来杭州,真不知道她怎么这么能折腾,来了谁照顾她啊。”李言道
  
“谁说没人照顾,你不是在这里吗?让你表妹来这里住几个月不行吗?我和你二姨说了,如果你表妹要来,就住咱们家,我先照顾她,等她快生的时候,他们再上来照顾。”婆婆说着一脸征求的看向我,“阿静,可以让你表妹过来住一段时间吗?”
绕了半天,原来是想让别人住家里来。
表妹?我还真想看看这个表妹究竟是‘表’还是‘妹’。
“好啊,反正我现在闲着也很无聊,有人陪着,我也不会天天想孩子,你让表妹过来吧!”我回答
第二天我以回娘家为由,在婆婆的百般阻挠下,还是出了门,我不想和她单独呆在同一个屋檐下,我怕我会忍不住想要质问她为什么
在一切还没有证据之前,这样做除了打草惊蛇,根本就没有什么其他效果。
一走出小区,我就给溪打电话,两人约定在她上班附近的咖啡馆一起吃午饭,我拦了一辆出租车坐上去,报了地址便朝溪的公司开去。
坐在出租车上,望着车窗外有路人抱着孩子一脸幸福的逗弄孩子,我的眼泪就止不住的落下来。
“姑娘,什么事情这么伤心?”司机大哥关心的问
从昨天到现在我压抑的真的很痛苦,很难受,听到司机的话,我像是遇到了可以倾诉的对象一样,只想把心里的秘密全部都倒出来,好让我的心里舒服一些。
听完我的话,司机大哥满脸的愤怒和痛恨之色,“真是给男同胞丢脸,天底下居然还有这么不要脸,无耻的男人,你告诉我你家男人在哪上班,我找几个哥们去好好教训他,还有他那个死老娘,心眼儿太毒了,连自己的孙子都下得了手,真是一点人性都没有。
我摇摇头,觉得说出来心里好受多了,对他说:“我现在还不想和他撕破脸,我要报复他们,我要让他们为我的孩子付出血的代价,我不会让他们那么得意的,我倒要看看他们现在要把小三接回家,究竟想怎么对付我,这场戏,我会陪他们一起玩到底。”
“姑娘,还是你沉得住气,打他们一顿有什么解气的?让他们付出血的代价,悔不当初才是最折磨人的,我赞成你,既然你决定反击,他们三个你一个人,恐怕有点对付不了他们,你还是多做一些准备,在家里放一些监控啊录音啊什么的,随时看他们的动静,只有这样,你才能知已知彼,百战百胜啊。”司机大哥说。
我一听觉得司机大哥说的很有道理。
到了约定的咖啡馆,司机大哥说什么也不要我的车费,我虽然可怜,但还不至于需要别人的设施和同情,在我的坚持下,司机大哥还是照价收了车费,并且热心的给我留下一张名片,让我以后坐车打他电话,随叫随到。
下了车后,看着出租车离去,我随手将名片扔进路边的垃圾桶,对于一个知道我狼狈故事的陌生人,我不想再见第二面,我不想让别人觉得我很可怜很需要同情,我只是想找一个可以发泄秘密的陌生人而已。
司机大哥谢谢你倾听了我的秘密,还对我施以援助,感谢你这个陌生人,让我这个世界觉得还不至于冷漠得可怕。
在咖啡馆坐了半个小时,溪一脸风风火火的走了进来,一身稳重的米白色OL职业套装,配着她简单利索的短发,使得她整个人看上去十分干练,大方
“等多久了?”一坐下,溪开口问 。
“没有多久,我也是刚刚来。”我把点餐单推到她面前,“看看中午吃什么?”
溪看都没看就对服务员说点一份A套餐,我也没有什么胃口,便和她点了同样一份,服务员走后,溪一脸心疼的看着我,“你打算怎么办?”
“这个婚我肯定是要离的,不过在此之前,我一定要为我可怜的孩子报仇,虎毒还不食子,他们居然联合起来害死我的孩子,我绝不会让他们逍遥法外的,你知道吗?昨天我婆婆说一个表妹怀孕六个月要来杭州生孩子,要住在我们家,我同意了。”
溪一脸惊讶的看着我,“你傻啊,你怎么能同意他们让一些乱七八糟的人住进来?你现在已经够烦够乱了,为什么还要迁就他们?”
“我想看看那个女人究竟是真的表妹,还是那个‘小三’。”我恨恨的道。
“如果他们真的把小三领进门,那未免也太不把你放在眼里了吧?如果他们真敢这样做,我第一个和他们拼命,不把他们搞得身败名裂我就不叫溪,以前还觉得李言是一个完美好男人,现在想想真是瞎了狗眼。”溪一脸愤怒的道
我心里苦涩不已,“我不是也一样瞎了狗眼吗?”
“阿静,对不起,我不是……”
看着溪一脸的内疚之色,我强打起精神笑道:“你在电脑公司上班,你们公司有没有电脑高手?我想在家里安装一些创意微型摄像机,比如像录音笔的摄像头,像盆栽盆的摄像头之类的东西。”
“你想监视他们的一举一动?”
我点点头,“只有这样,我才能握住他们害死我孩子的证据,我如果问,他们肯定不会承认的,所以我想知道他们关起房门都说了些什么?”
“你放心,这件事情包在我身上,我有一位同事电脑技术超好,有他在,一定没问题。”
我以夏天空气躁热为由,买了三个一米高的绿色植物,尤其是装着植物的花盆,是既精致又美观,分别放在了我的房间,婆婆的房间以及即将要入住的那个‘表妹’房间,当然,这个精致又美观的花盆是另有乾坤的,以肉眼怎么也看不出的内壁中植入了微型摄像机。
婆婆对于我的体贴,笑得合不扰嘴,直夸我是天底下再也难找的好媳妇,说她家李言娶到我,是他们家祖坟上冒了青烟。
她当然不知道,我听着她说的话,看着她那张伪善的嘴脸,我恨不得立刻就去把他们祖坟给掀了,我TMD的是上辈子肯定扒了你祖坟上的草,这辈子你们母子要这样狠心的对我。
一切准备就绪,我一边和他们演着婆媳和睦,夫妻情深的戏码,一边静静等待着所谓‘表妹’的到来。

|

小说哦,是不是很虐

|

没有了吗,期待更新

|

两天后,婆婆眉开眼笑的带着一个穿着孕妇装的大肚子女人进了门。
看到女人的第一眼,我的心就立刻跌落谷底,他们果然不拿我当人看,而是拿我当傻子哄,这个表妹不是别人,正是照片上,我的婆婆和老公一左一右小心搀扶的女人。
我目光直勾勾的打量着她,她看起来比我年轻好几岁,大概二十四五的年纪,皮肤白皙,一双眼睛特别妖娆,透露着一股子媚劲,的确很适合做小三。
虽然肚子很大,但她的身体并没有发福,一双修长的腿纤细迷人,整个人因为怀孕而更添几分妖娆媚惑之气。
看到她本人,我终于明白了李言为什么会出轨,她浑身上下充满朝气,媚劲,而我不过才二十八岁,结婚这三年来,一心只想要生个孩子,天天喝中药,喝得自己皮肤蜡黄无光,身上还透着一股子中药味,穿的衣服还是几年前买的旧衣服。
哪个男人会喜欢黄脸婆?出轨,其中有一半的原因是因为我,我不恨他出轨,我恨的是他既然不爱我了,就直接对我说,我不是那种死缠烂打的人,绝不会守着你一颗不爱我的心把你强留在我身边。
只要你说,我一定会和你离婚,但你TMD的为什么要狠毒无情的伤害我的孩子?
这些年,你难道没看到为了要一个孩子,我几乎是在用生命在斗争吗?我用命换来的孩子,你却亲手把他杀了,我能不恨你吗?
小三被我看得眼神有些闪躲,往我婆婆后面缩了缩,估计是怕我知道她的真实身份,一脚踹在她肚子上吧,要知道她肚子里的孩子可是她逆袭上位的资本。
“阿静,她就是你二姨家的女儿凤儿,今天刚坐火车过来,凤儿,这是你嫂子,以后你就安心的住在这里,你嫂子人很好的,绝不会给你脸色看。”婆婆一脸温和的笑道。
我忍住强烈想要扇巴掌凤儿的冲动,一脸无害的亲密笑道:“你就是二姨的女儿啊,你可算来了,你不知道一听婆婆说有个表妹要来,我有多么高兴,天天在家里就我和婆婆两个人,无聊死了,现在你来了,就多一个伴,我不会再无聊了,你放心,我一定会和婆婆好好‘照顾’你的,直到孩子‘平安’出事。”
“凤儿,我说的对吧,你嫂子真的很好很善良,你来这里住,她一定不会为难你的,你以后就在这里安心的住吧,你老公和你妈交代过我好好照顾你,大姨一定不会亏待你的。”婆婆高兴道。
凤儿一脸高兴的看着我,“嫂子,你真好,言哥能娶到你这样的女人,真的很幸福。”
“挺着这么大的肚子,坐了那么久的火车,你一定累坏了吧,快回房间休息吧。”我一脸微笑道。
  
“是啊,凤儿,我陪你回房间,你房间里的东西都是新的,是你嫂子亲手给你准备的,你嫂子对你可好了。”
婆婆一边提着行礼一边扶着凤儿回房间,而她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,婆婆这样侍候她,肯定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,更加断定了我对凤儿身份的猜测,她根本就不是什么表妹,是杀害我孩子的凶手之一。。。。。。

|

有人看吗?没人看就不更了

|

楼主。我在看!

|

看呢!快快来更新吧!

|

求更新,急急急

|

好看,支持楼主

|

小说叫什么名字

|

好看,快点更新

|

这小说叫什么名字

|

到朋友圈看的,觉得好看就把他分享给大家,名字叫老公把小三带回了家

|

怎么发不出去了

|

买产品来调理身体,宫寒严重要调理的,不为了给这个老公生孩子,也要为了你以后的生活着想,女人嘛

|

发不了我载图

|

………………

|

一个月?你们能等那么久,我可等不了。
“妈,哪有你说的那么娇贵,坐月子也只有中国人才有,人家外国人,生了孩子,第二天照样上班,你们以前不是也这样吗?不是也好好的吗?再说我都卧床休息了快一个礼拜了,不会累着的,今天是凤儿第一天来,为了表示我这个当嫂子的对她的欢迎,我想亲自下厨给她烧一桌菜,妈你今天就当军师在旁边指点就好。”我乞求。
婆婆叹了一声气,“好吧,就依你,不过一会你洗菜的时候一定要戴上手套。”
“好的!”我高兴的拿起一根长豆角,学着婆婆的样子,一小节一小节的用力把它瓣断,在我看来,我瓣的不是豆角,而是婆婆他们的骨头。
婆婆看着我异样的举动,又看着我一脸灿烂的微笑,想说什么最终又没有说。

|

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学习做饭,我是家中唯一的孩子,是爸妈手中的掌上明珠,从小到大,他们舍不得让我做一点重活,妈妈把我当娇嫩的花儿一样呵护着,所以我是真的可以说是五谷不分,青菜不识。
我人生第一次做饭,不是做给我最亲爱的爸爸妈妈吃,而是做给我的仇人,毁了我当母亲梦的三个恶魔。
我多么想在饭菜在里投下砒霜毒死他们一了百了,可是我不能,那样对他们惩罚太轻了,我要让他们后悔今天所做的一切,我要让他们跪在我面前哭着求我,而我要冷漠而高傲的看着他们如何像狗一样跪在我面前
为了那一天的到来,现在我无论受多少委屈,吃多少苦,我都会忍受下来。
按照婆婆的吩咐,我把青菜洗了四五遍,土豆刮好皮准备切丝,红西柿炒鸡蛋,两条新鲜活鲫鱼烧汤,一盘豆角炒肉丝。
其他的食材清洗好之后,我开始处理那两条鲜活的鲫鱼,相信大多数第一次杀生的人都和我一样,怀着一颗敬畏而又害怕的心,看着那两个蹦业跳去的鲫鱼,我有些不忍下刀,总觉得太过残忍。
“妈,这鱼是活的怎么洗啊?”我有些害怕的问
“一手抓住鱼身,用刀背用力往鱼头上敲,把它敲晕就可以剖腹,我知道你肯定是不忍心了,它本来就是给我们吃的,要是都像你这样不忍心,那我们岂不是只能吃青菜米饭了,做人心要狠一点。”婆婆说。
没错,做人心要狠,只有我狠下心来,才能让你们为我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,如果今天我连杀鱼都做不到,那以后又怎么向你们报仇?
在我眼中,那两条鱼不再是鱼,而是变成了李言和凤,他们两个在那里欢快的蹦哒,嘲笑我的愚蠢和无知。
我的害怕感消失,抓起蹦达得欢快的鱼,一刀狠狠的敲下去,就像是敲在李言的头上一般,鱼立刻在我手中不再挣扎,我开始顺利处理鲫鱼。
在我的笨手笨脚中两条鱼被处理好,我开始切最后一道食材,土豆切丝,由于土豆是圆的,又有些滑,我在切片的时候,一不小心刀切到了我的食指,手指甲被切断了两毫米,十指连心,所以我感觉到一阵钻心的疼痛涌上心头,立刻将手中的刀丢在菜板上。
“哎啊,流血了。”婆婆一脸紧张的抓过我的头放在水龙头上冲洗,用力的按住我流血的伤口,心疼的道:“阿静,跟你说了好几遍,不让你来烧饭,你非要烧,现在切到手了吧,李言下班回来看到你手受伤了,又该心疼了,说我这个妈没有好好照顾你了。”
以前婆婆握着我的手,我会觉得很温暖,可是现在却觉得她手上有刺,让我心里手不舒服,我不着痕迹的抽回手,笑道:“妈,我没事,这点小伤一点也不疼,我还能承受得了,我继续切菜,一会你指导我怎么炒菜,放多少调料。”
“我的小祖宗,你都切到手了,我怎么还能让你烧饭啊,你快到客厅做着吧。”婆婆说着把我推出厨房,而我也不想表现得太过殷勤,以免引起他们的怀疑,一点一点的让他们放松防背才行
老公把小三带回了家  老公把小三带回了家
miaozhen_cmrequest
关闭 老公把小三带回了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