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先要自我检讨下,我不是个称职的妈妈,生前不仅不知道任何育儿知识,还被灌输了类似哭声免疫法、不能多抱孩子、把尿能养成好习惯等错误观念。对于母乳相对好一点,知道只要肯喂,有信心母乳总是会够的,只能说我的恬妞很天使我的奶很天使。
    怀孕初期除了胃口不好外没有任何不适,虽然知道顺产好,但还是一心想要剖宫产,原因包括怕疼、怕松弛,加上周围朋友同时基本没有顺产。因为单位工作压力大,强度高,也没有时间上网学习,偶尔晚上回家也忙着准备各种产后用品和婴儿用品,没有想过学习育儿知识、哺乳知识要比买那些有的没的要紧的多,那时我不知道西尔斯,不知道崔玉涛,不知道小巫,以为奶粉奶瓶是必需品,就算吃母乳偶尔也要加。
    到32周,耻骨髋骨处揪心的疼,走路迈不开腿,站起坐下睡觉翻身更是疼得要掉眼泪,那一个星期走路都是靠老公帮我一个脚一个脚的推过去走。去医院医生轻飘飘的说是
耻骨联合分离,没有办法,只能捱到生,生完就好了,如果一直这么疼建议剖,当时还挺高兴可以名正言顺的剖,还好过了两周胎位有点下降不那么疼了,可以慢慢地走路。但是因为肚子大了,上网太累,请假在家就看看小说、看看电视。36周产检胎盘低置,医生说你等足月了就挑个时间先剖了,我更是心安理得的选了日子,托了医生,在家坐等38周到来。
    38周产检,耻骨基本已经不疼了,胎盘竟然也长上去了,我一下子要去尝试顺产了,当时还觉得怎么运气这么不好。40周多一天见红了,晚上12点进产房的时候我还在想象也许宫口不开就转去手术室了。结果2点半就顺利生下来了,并且有初乳分泌。然后恬妞睡在旁边的床上,我继续清宫、缝合,一直持续2小时观察时间到了才基本完事,说2小时后可以喂奶了,我也不知道要早开奶,甚至那时连恬妞长什么样都没看清楚。
    凌晨5点月嫂来了,什么都不懂的月嫂。恬妞一直在哼唧,我说是不是喂奶了,躺喂,把我RT拉着往恬妞嘴里放,继续哭,含不住。换奶粉,用奶嘴,恬妞继续哭,不吃。7点别的月嫂来了,帮我喂奶,恬妞一上来就含住了RT开始吸,那种感觉很微妙,有点疼,但是很享受,然后加奶粉20ml。就这样隔2-3小时吸奶,补奶粉。第三天涨奶,硬得像石头,我怕堵,又叫有经验的月嫂来看,她说没事,乳管都是通的,然后挤给我看,轻松挤出了30ml,还是很硬,剩下的完全够吃了,那30ml浪费了。不能不说恬妞真的很天使,吃母乳照样睡3小时叫不醒,让我从一开始就没有被怀疑奶不够。
    回家没有叫月嫂,我妈妈和我婆婆按老经验带,回家第一天就把尿了,当时我还觉得挺自豪的,恬妞那么小就知道配合。恬妞在前2周真的天使得不行,不是在吃奶就是在睡觉,吃完奶拍完嗝放在床上就自己睡着了,一睡就是4小时。唯一让我不解的是每次只吃一边奶,换边就把小嘴闭得紧紧的,我怕她吃不饱还上网看到了某“砖家”说喂奶一边只需10分钟,然后就照做了几天,恬妞有时换边后会再吃点,有时拿出来就怎么也不要吃了,我怕她反而吃得更少只好一边多喂会。因为4小时吃一次,每次吃一边,后果就是我无时无刻不是在涨奶,一边还没来得及吃另一边已经涨起来了,导致我只要一弯腰就喷奶,吃饭都只能端着碗靠着椅背吃,拿吸奶器挤单边吸出50ml左右。后来又看到说越吸会越多,又开始不怎么挤,一直让涨着。第3周的时候恬妞开始凌晨3-4点醒来就不睡觉,醒一会儿就开始哭,这时我婆婆每次都会抱到她房间哄,我也不知道究竟在怎么哄,知道实在哄不住一定要吃的时候才抱回来吃奶。先写到这里,睡会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