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次进昌平图书馆,才终于借到了书。第一次是因为忘带证了,出门前明明拿出来了,可就没有包在;第二次是因为我的证过期了,要给杉杉办证的话,必须带上户口本;第三次我带上杉杉的户口本去了三楼,结果被告知,本人必须来,因为得照相。好吧,赶紧骑车跑回家,把杉杉带过来。

 

小家伙也是第三次来了,轻车熟路,不过,她走在楼道里居然说:打防疫针。我说,不是打防疫针,是办借阅证。小家伙立刻重复。到了办证的地方,杉杉本来还大声,我低声地问她,这里安静吗?她也小声地说,安静。办证的老师很喜欢,问她几岁,叫什么名字,小家伙无比乖巧地回答了。让她站在沙发角那照相,小家伙也乖乖地照了。极其配合,顺利。小孩押金25元,一次借三本,两周一还。

 

证办下来了,赶紧欣喜急切地去借阅室。很晕,书一看不太多,气氛也没有营造,借阅室左边还是活动区,占一半的地方,右边才是一架一架的图书,不全是文学的,天文地理啥都有,感觉应该主要是小学及初中的学生借书的好地方。一排一排放眼望去,并没有看到绘本,倒是有很多儿童文学作品的,看到好几本《绿山墙的安妮》,以前只在给外甥女买图画书的时候看过,没想到是这么长这么厚的小说呢,心里一边想着,杉杉呀,给你办了证,大概满足不了给你看海量绘本的愿望了,对为娘我,倒是对儿童文学的饕餮盛宴垂涎欲滴呢。

 

不过,还是发现了三个绘本,没时间细看可能还有(因为是翘班来的,跟领导说去银行一趟),虽然字有点多,画风很成人一点不卡哇依,不是低幼那种,还是很厚道地借了这三本书。里面有几本《爷爷一定有办法》让杉杉给认出来了。我说,家里有,就不用借这本了。大概她对借书还是没概念的。

 

这三本书我以前连听都没听说过,分别是《犟龟》、《再见小兔子》、《鲁冰花仙子》。《再见小兔子》的作者绘者是瑞士人,另外两本都是德国人的作品,总体感觉都很细腻,但色彩有点阴郁涩暗,蕴含的思想很深沉,很有哲理,情感也很隐晦,不是那种鲜明亮丽一清二楚的。看惯了低幼的乍一看这三本,有点不适应,给杉杉基本上就是看图说话,主要是让她看图了。我自己好好地看了一遍,觉得如果不用往常低幼的惯性思维和欣赏习惯(低幼的看太多了),真的挺不错。





第一本,倔犟的乌龟,一直坚持自己的决定,封面捂住耳朵大概是不被别人意见左右,为什么竖起小白旗呢,它可一直在坚持啊,小花如萤火虫之光,非常美好:)


 



一个美丽的早晨,她说,太阳下山了。我说,是太阳升起来了。小家伙马上表示不乐意,我说,好好好,是太阳下山了。(如此没有原则的妈妈,其实我晓得,她知道我是在哄她,她其实知道哪个是对的


鸽子夫妇说道,我们被邀请参加狮王二十八世的婚礼,所有动物都被邀请了。


它们的对话被乌龟陶陶听到了。


它也出发了,还有进行曲哩(这本书里好多五线谱,对我这个乐盲来说真是对牛弹琴啊


大蜘蛛发发说,我八条腿都不去,你四条腿能行么?


陶陶坚持往前爬,还拉着满满的一车东西。我觉得风景画很中国。


蜗牛师师给陶陶指明了方向,但不相信陶陶能赶得上后天的婚礼,她还哭了。我第一次看到哭泣的蜗牛……


乌龟不用帽子,因为有壳儿。


壁虎茨茨说,婚礼暂取消了,狮王二十八世要和老虎斯斯开战。

陶陶说,我的决定是不可改变的。


左边是落日景象,右边是满月初升,很美。


智者阿嚏说,我们刚刚安葬了狮王二十八世,你还是赶紧回家吧。

陶陶说,我的决定是不可改变的。


很幻美的火车及小站。


陶陶赶上了参加狮王二十九世的婚礼。虽然有些疲劳,但感到非常幸福,这的确是从未有过的、最美好的庆典。


作者、绘者和作曲。


喜欢梅子涵这个评论,总会遇见隆重的庆典。上了路,就天天走。绳龟是一个有热情接受邀请的人。是一个特别尊重自己决定的人。我们都会上路。那是做人的一世、做事的一生推辞不了的。它是响应了心底的一个愿望、或是响应了远处的一个邀请。


这本及下面一本是爱心树绘本馆世界杰出绘本选丛出里的。





大鸟和花仙子在一起。感觉他们很像恋人。大鸟体贴,而花仙子日日在花园里,孤单寂寞。


大鸟为她请来两个人,一个是开关盖先生,一个是胖墩墩先生。


两个人都很有本事。


开关盖先生造了一个纸房子



里面有许多美味

可是被一阵风吹走了

胖墩墩先生把它变成了纸飞机

飞起来了,真棒

房间里大乱



胖墩墩先生又把它变成纸船在水上降落

可是纸船怕水,它们只好扔东西到海里

胖墩墩先生随身携带的伞发挥了作用,无助地等待


大鸟来了


大鸟为他们准备了暖身暖心的茶


在花园里相偎相依。


大鸟永远能找到花仙子,因为她的身上有鲁冰花的芬芳


这本书的角都被磨破了,可见经过多少小孩的手、眼、心了:)


非常美的画面,也是晨曦


这本书要介绍兔子工厂的事。


冰冷、机械的厂房里是兔子住的地方


小兔子进来,养肥了的兔子带走。
最右下角是这里待久了的大灰兔

小棕兔进来了,你记得青草树叶、胡萝卜、太阳和月亮吗?

大灰兔其实什么都不记得了,它只知道有白色卫士会保护兔子,听话得保护,不听话被拔毛。甚至认为兔子肥了会被送到“更好的地方”,其实是被宰杀。


它从来没想过要逃走,但它还是决定跟着小兔子一试。


终于来到了工厂外面。


大兔子很不适应外面的世界。


它容易疲劳。


跨页的画面很美。


小兔子对这些很熟悉,在刨洞,这样就有安身之所。


大灰兔看到天鹅以为是“白色卫士”,很害怕 。


猎人想捉住它们


它们仓皇逃走


大灰兔想要“回家”,小兔子不愿回到那个地方。


两个兔子终于找到了兔子工厂,互相道别。



 没有结尾,这确实是最后一张画,很伤感的故事。因为,大灰兔的命运。

 

日志原文:http://home.babytree.com/u/u1689422616/j/1176145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