宝树,久违了,离上一次更新,差不多有两周时间了!参加百年树人,已经坚持了三年,第一次出现这样的情况,仔细想想,就算生病也没有拉下过这么久呢。原因有很多种,在这里不想再细述。不写博,不代表不思考。反而认真想过后,还是觉得应该继续前行。

 

“我眼中的西湖”终于写到了人物篇。我有好几位同学,工作地就在西湖边,有一次她们说,尽管离西湖如此之近,可还不如我了解的多,就算了解了,也不会像我这样整理成图文。她们也觉得这样的方式很好,对自己是一份纪念,对别人,也是一份很好的文化地图(假设有观众的前提下)。但一想到要付出这么多时间,就说“那不如微”来的省事。有时候事情往往是这样的,占尽天时地利,却没有兴趣去做,再好的条件都没有意义了!其实,我是想说,因为现在有了新的记录方式出现,很多原来还在博客的人也慢慢放弃了。不得不承认,博客的辉煌时代已经过去,前有老用户淡出,后又无新人来追,现在就面临着这样的问题。那么,我就该放弃吗?!

 

参加书友会的时候,大家讨论后说,如果这个世界上留下最后一个较真的人,这个人一定是女人,是母亲!因为做了母亲以后,会真心地希望这个世界变得越来越好,孩子能够在安全的环境中长大,能够被平等地对待,这和男人世界中的“好”又有本质的区别。只要还有一丝希望,为了心中那一点点的小火苗,母亲都会坚守到最后!

 

春天的时候,去了几次三台山!西湖西进工程后,这里恢复了很多历史遗迹,其中,就有于谦墓和于谦祠。于谦,是大明忠臣,一生磊落,两袖清风。在“土木堡”之变后,更是临危受命,主持大局,击退了瓦剌大军,挽救了岌岌可危的大明王朝。这位大明的救时宰相,最后却死于权力斗争,虽在意料之中,却还是令人扼腕,英雄为什么总是孤独。他被奸臣所害,冤死大牢,遗骸运回故土杭州,安葬在风景清幽的三台山麓。于谦与岳飞,张苍水并称为西湖三杰!他们终于结束了疲累的一生,灵魂永远栖息在西湖山水间。所以,西湖在某些意义上来说,是温柔乡,也是英雄冢,是最后的归宿。

 

时值清明,春暖花开,一群身着校服的学生,刚刚从于谦祠里出来。

 

 

于谦祠前的桃花,少了艳丽,多了清雅。


 

于谦祠正面有几十株梨树,梨花纯洁无染,很适合这里的环境。










 

这条幽静的小路就通向祠堂正门,走在这里听不到喧闹之声。

只有头顶的树叶,一片一片落下,还有小鸟唱着歌。

 

 

祠堂的正门,两边的牌匾写着:两袖清风昭万世,一轮明月耀三台。




 

这里不chushou门票,也不是什么景点,来的时候请尽量安静一点。

避开每个礼拜一,这个时间,祠堂是闭馆的。


 

祠堂旁边的于谦墓

 

怀着最崇敬的心走到这里,深深地鞠躬。

生命的意义,在于对后世人的警醒,迷茫的时候,他们就是明灯。


 

步入祠堂中,有一“忠泉”,意为“公之忠诚如水之在地中”。

站立良久,细细体会,转至侧门,见茶花开得正好。






 

春天的三台山,会开很多花,选择这个季节来于谦祠,不会觉得太过悲凉。

三台云水,白色的樱花点缀在绿色之中。








 

沿着这样的湖边小径走上一圈,最后,还是会回到于谦祠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 

于谦祠里没有很多游客,在这样的花径小路上也没有碰到很多人。

喜欢这里的安宁,原来就觉得还是这样好,想来的人自己会来。

如果这里也像岳庙一样,变成了赚钱的工具,那才真的是悲哀。




 

这条沿湖的小路,幽静曲折,适合慢慢散步。

每一段路,就会碰到不同的花,这一段是雪白的喷雪花。














 

比米粒大不了多少的白色小花,有这么个形象的名字,叫做“喷雪”!

真的很有下雪的感觉,尤其是风吹过,带着香味的花瓣就会被吹落,迎着风起舞。

喷雪的花期很短,大风一来,一晚上就有可能落尽,

能在这里看到这么完整的,真是非常难得!




















 

再往前走,是二月兰,春天的三台山永远都不寂寞!














 

在乌龟潭这里走了一圈,重新回到于谦祠旁。

门前的小溪,水质清冽,不时还有涌泉。


















 

幽幽的三台山,无论你几时来,都有一种清新脱俗的风骨。












如果你到杭州来,走过西湖,路过三台山路,不管你会不会因为于谦停下脚步。

只要知道曾经有个少年写了一首《石灰吟》,

诗的最后一句是:要留清白在人间!

而这位少年的一生,真的是严格按照此诗的立意走过来的,当你听到这个故事,

如果内心还有一点点,小小的触动,其实就可以了!


 

日志原文:http://home.babytree.com/u/u646459056/j/1275050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