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

来小时光,聊聊情感故事育儿趣事

我们会平安地,在人海重逢 等到疫情过去后,你最想做什么?

我们会平安地,在人海重逢 | 「为你读诗」 在黑暗里,陌生的我们彼此取暖 等到疫情过去后,你最想做什么? 突如其来的疫情将我们锁在家中,原本拥挤的地铁站此时变得空空荡荡的,全无人气。偶有人烟穿流,那摩擦光滑地面的脚步声却显得更为凄厉,像夜风划过无人的旷野,割破草叶的簌簌声响,提醒着我们今昔确实不同于往日。 原本快速运转的轨道、安检机、闸口......变得笨拙呆滞。那些精确的、代表城市现代化的器具们统统进入失语状态,和我们一样惶惑着当下的局面。 但也正因如此,我们变得更加想念之前闹热的生活,发现那些噪杂、拥挤、平凡的日常是多么难能可贵。 地铁站就像一座城市的“地下室”,拥有着不同于地面世界的另一种时间。而地铁线就像纤细繁复的血管,运输着身为城市血液的我们。它是映射城市冷漠底色的多面镜,不论靠得多近,人和人之间永远保持着无法越界的距离。 这些脸在人潮中明灭 朵朵花瓣落在 湿润的 黑粗树枝上 陈彧慜 译 《在一个地铁车站》,埃兹拉·庞德[美] 但也有着诗人所说的有别于家庭的、奇异的温暖。它是一座城市里少有的,跨越阶级、身份和观念的公共场所。 每个人都背负着自己的那团黑暗而来,“在站台将自己装上去,等待下一个吞吐。”不论你是何种心情,但在那时,你们身处于同一节车厢、同一种黑暗里。“车厢里,我让那些小团的黑暗,聚拢在一起,融汇,渗透,感觉到一种奇异的温暖。” 这就如同现在的形势,天涯海角的我们因为疫情成为战友,陌生的人们拥有了共同的方向,在黑暗里互相取暖,等待到站的铃声响起。 它既是坚硬的钢筋水泥,却也暗藏着许多光亮。那些拐角里的歌者、墙面上残留的涂鸦......就像荒地上扭长出来的野花,牵起我们内心深处渴望打破壁垒的欲望。 音乐的通宵达旦的力量 支撑着那群幽暗的躯体 他们聚合又离散 却始终在那条街上 《街头音乐》,吕德安 像我们渴望着再次涌入地铁,“奔向隧道下面的自由”,埋入忙碌的日常生活中,空寂的地铁也在仰头等待,地面上的光随着人潮流进来。 等到疫情过去,经历这一切之后的我们再次在地铁的人海重逢时,一切将恍若从前,但又绝然不同了。 到那时,劫后余生的我们,不妨在地铁站给陌生的彼此一个笑容。 编辑 | 必要的脂肪校对 | 西格玛 防疫贴士·城市进行曲 疫情期间,外卖员、快递员和环卫工人属于仍在户外工作的高危人群。请注意提醒他们戴上口罩,若有条件,可随身准备额外的口罩,提供给需要的他们。 这个冬天 最后一夜 我和你都在寻找 开往春天的地铁

首席管理员

|

我要好好歇一歇

|

。r二吞鹋?b如.篓西瀟 g
我们会平安地,在人海重逢 等到疫情过去...  我们会平安地,在人海重逢 等到疫情过去...
关闭 我们会平安地,在人海重逢 等到疫情过去后,你最想做什么?

扫描下载宝宝树孕育APP

有家的地方,就有宝宝树